话说logo升级的微妙表情

2021-12-26 14:39:51 admin 2

       80时代的CI营销进入中国,迅速在中国的市场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财力丰厚的企业纷纷砸重金导入企业形象(CIS系统),当然在昂贵的费用面前也让许多小型企业望尘莫及,于是由于预算的限制非常多的发展中企业及新成立的创业企业选择了诸多不专业的方式建立了成立初期粗糙的企业形象系统,这也为日后的企业形象建设留下了后患,在其中一部分企业崛起后发现品牌形象的问题便纷纷通过升级优化来改变企业形象现状。


TCL集团公司(2000年11月起):改进应用8年的集团公司图形标志,改善后的标志后更为简约,轻快;

康佳:去掉球型图形标志,重构Hisense,将Hisense更新改造成其自身便是图形标志(突显H);

展腾Acer:去掉裸钻图形标志,从英文名称从AceR改为全小写字母的acer(自身就是图形标志),更为个性化,更具有感染力;


美好的(99年11月23日起):去掉风扇型图形标志,英文名称从MD改为Midea,并将Midea塑造成其自身便是图形标志(突显M),更为个性化;

科龙、容声(2001年1月10日起):科龙知名品牌去掉图形标志,将英文名称Kelon更新改造成其自身便是图形标志(突显K),充斥着现代感;将容声的英文名称从Rongsheng改为Ronshen,并去掉图形标志,将Ronshen更新改造成其自身便是图形标志(突显R),加强感染力;

德赛:去掉图形标志,将英文名称Desay更新改造成其自身便是图形标志(突显D);

澳柯玛Aucma:去掉鲸鱼标志,英语规范字Aucma与图形标志合二为一(突显C);

万和Vanward:去掉图形标志,英语规范字Vanward与图形标志合二为一(突显V)。

金正Nintaus:去掉图形标志,英语规范字Nintaus与图形标志合二为一(突显i)。

想到(2003年4月28日起):去掉软盘形图形标志,英语从Legend改为更为专业化、更具有特有性的lenovo(自身便是图形标志);

奥康aokang:除去“AK”图形标志,英语规范字aokang与图形标志合二为一(突显A);

华旗·爱国者(2003.10.18日逐渐开启):用aigo替代原先的patriot,英语规范字aigo与图形标志融为一体;

敦豪快递DHL:将传统化的DHL标志放置黄色背景以上,表明德国邮政100%的控投;

迪比特DBtel:标志从迪比特DBtel 更加DBtel Mobile迪比特手机,表明更专业的信心;

荣事达:英文名称由RSD变成Rayalstar,更为集成化;

厦华:减弱对原来英文名称Xoceco的宣传策划,慢慢宣传策划其原出入口专用型品牌prima,并欲以之替代Xoceco变成厦华的英语规范字;

夏新:从厦新Amoisonic改为夏新Amoi,解决地区颜色和音箱颜色,便于于商品、类目的扩大,并且更简约,喻意“中华之新势力,A-classic Mobility A级炫酷”;


中华牙膏:中英文logo由较为具像改得较为抽象性;

综合性起來稍稍剖析一下,“换脸”的后面实际上无非有下列几个缘故:

原来知名品牌标志多元化不强,国外市场屡屡举报/已被别人申请注册同样或相似的Logo,迫不得已“换脸”。

如康佳Hisense、想到Legend、美好的MD全是这般。(听说康佳英语Logo“Konka”在海外居然遭受柯达相机Kodak的举报,海外公司的知名品牌防范意识从而可见一斑!)

原来品牌英文实则中文拼音或简称,仅有大陆人能看懂,可用面太窄,专业化不足强。

汉语规范拼音字母实际上仅仅适用内地地域,港、澳、台的拼音或是解放初期的威妥玛式拼音,与内地拼音字母迥然不同,内地之外的顾客看到这种“正宗的”汉语式知名品牌头都大啦!RSD(荣事达)、Rongsheng(容声)、Hengyuanxiang(恒源祥)、Caishi(采诗)、Songben(松本)就是这般。日化用品中的诸多知名品牌(迄今仍是这般)如:名彩Mingcai、六神:Liushen、拉芳Lafang也是如此呢!

而与此同时许多企业的知名品牌就是公司名字的简称,如IBM(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国际商业设备)、GE(General Electric美国通用电气)、NEC(Nippon Electric Corporation日本国电气公司)等全是在其中较顺利的事例,而现在伴随着市场竞争的加重,对顾客而言较难了解的简称式知名品牌能取得成功的概率越来越小,并且缩写字母超出三个字母时早已通常丧失“简称”的作用。厦华英文名称xoceco为Xiamen Overseaschinese Electric Company(深圳侨民电子科技公司)的简称,字母缩写高达6个,已丧失原来实际意义,营销推广起來极为艰难,因而厦华最近慢慢开启其在国际较为顺利的、原专业的出入口知名品牌Prima。

因为图形标志功效不强,或乏力营销推广无法表述的图形标志,则索性去掉或减弱图形标志,融入国际性新趋势,将英文名称与图形标志融为一体。如Desay、Aucma、Vanward、Kelon、lenovo、Haier、Nintaus、P&G。

原来企业知名品牌标志(名字)不适感应当知名品牌所遮盖设备的范畴。(乃至变成目前商品发展趋势的阻碍。)如Taita、Philips Morris。

使知名品牌Logo更为贴合企业品牌的精神实质、发展趋势,融入公司/知名品牌发展战略规划――一般是该知名品牌逐渐拓宽,逐渐多样化或重新定位时。如UPS、Amoi夏新。

使知名品牌(或包裝)维持一定的转变性,进而生产制造神秘感,反映企业品牌的发展。如可口可乐公司、可乐、海飞丝洗发水等。


综上所述状况,我们可以归纳出Logo(英中规范字、图形标志)的发展趋向: 产品定位

名字越来越简单化,Less is more!如Ronshen容声、Amoi夏新。

名字需兼具普遍的可塑性与一定的特有性,尤其是对于终端设备顾客(而不是零售商)的知名品牌。如恒源祥、荣事达、海信。

减弱或除去图形标志,图形标志与英语规范字合二为一。


图形标志越来越抽象性、简洁。如中华牙膏、新款奔驰Benz、桂格Quaker的Logo发展历程均表明了这一点。

有一些商品知名品牌需按时做一定的转变,在顾客对知名品牌敏感性减少的情况再做一次“刺激性”,打一剂“兴奋药”,以顺从顾客的“爱慕虚荣”心理状态――并且要比顾客抢先一步,生产制造新鮮、意外惊喜觉得,激起顾客的激情。 留意:一般而言,每一次的转变实际上全是微小的,表层的,“大势所趋”――与竟选续任时的英国总统布莱尔(Blair)说“大家的政府部门将各有不同”一样,做好表面文章;不然,之前的勤奋所创建起來的品牌价值“商务大厦”很有可能会在此一举间坍塌。

知名品牌新精准定位时Logo也可随着而变,但有较大的继承性,“承旧启新”(如UPS、Amoi夏新、Ronshen容声);除非是要有意解决之前的企业形象(如健康元、Altria)。 好似第5点一样,那样做可以使顾客的归属感相对性不受影响;而在顾客的感受沒有获得相对应改进的情形下,忽然的转变易造成顾客对立面的心理现象,易丧失顾客的信赖。相比忽然的变动来,顾客更乐于接纳逐渐的转变。